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下行压力持续“ 去产能”政策利好煤炭市场
时间:2016-08-22 字号

       上半年,随着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政策的落实及实施,我国煤炭产量降幅超过消费降幅,全社会库存减少,价格小幅回升,企业经营状况有所改善,货款回收有所好转,但仍不稳定,基础不牢。其中,突出问题是化解过剩产能应退尽退力度不够,进口煤炭近两个月快速增长,市场下行压力仍将持续,企业经营困难、资金紧张的问题依然突出。 


       A 运行特征(一) 

       投资明显减少 产量连续下降 

       近年来,我国煤矿投资市场发展迅速,产品产出持续扩张;而另一方面国家产业政策鼓励煤矿投资产业向高技术产品方向发展,国内企业新增投资项目投资逐渐增多,投资者对煤矿投资市场的关注越来越密切,使得煤矿投资市场越来越受到各方的关注。

        煤炭“十三五”规划整体原则是“严控增量,优化存量”,优先开发蒙东、黄陇和陕北基地,巩固发展神东、宁东、山西基地,限制发展东部即冀中、鲁西、河南、两淮基地,优化发展新疆基地。

        2016年是煤矿投资行业发展过程中非常关键的一年。从外部宏观环境来讲,影响行业发展的新政策、新法规陆续出台,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严格的节能减排、通货膨胀、人民币升值、人力资源成本上升等因素,对煤矿投资行业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从企业内部来讲,产业链各环节竞争、技术工艺升级、出口市场逐步萎缩、产品销售市场日益复杂等问题,也是企业决策者所必须面对和亟待解决的。 

       由于煤炭企业面临渠道壁垒、原材料壁垒、规模壁垒、环保壁垒、资金壁垒、技术壁垒,自2013年以来,全国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连续下降。2016年上半年,全国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1110亿元,同比下降34.1%,降幅比2015年同期扩大21.3个百分点;其中,民间投资656亿元,下降32.4%。 

       今年以来,我国供给侧改革稳步推进,煤炭产量降幅扩大。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原煤产量16.3亿吨,同比减少1.75亿吨,下降9.7%。从月度产量变化看,4、5、6月降幅分别为11%、15.5%和16.6%,降幅逐步扩大。其中,累计原煤产量超过5000万吨的共有八个省区,分别是内蒙古、山西、陕西、贵州、新疆、山东、河南和安徽,其产量达到13.7亿吨,约占总产量84.3%。

        根据国家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加快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要求:今明两年,压减央企10%左右的煤炭现有产能,用3~5年的时间,煤炭行业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在国务院明确了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目标后,多个政府部门陆续发布了八个专项配套文件。其中,国家发改委、人社部、国家能源局、国家煤矿安监局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要求引导煤炭企业按照276个工作日减量生产。 

       上半年,受国家276天工作日和严格按核定产能生产等限产政策的影响,煤炭产量出现大幅下降。同时,我国执法部门对于煤矿的生产监管十分严格,通过安装摄像头、派员监督、严控票据等多种管理手段,使煤炭生产企业基本不敢有违规生产的念头。而且,我国不少煤矿因为资金、成本原因主动停产,煤炭产量较往年同期明显减少。 

       分地区来看,煤炭产量最大的地区依旧是以山西为首的华北地区、以陕西为首的西北地区和内蒙古地区,产量分别达到42474.6万吨、3665.8万吨、40656.4万吨,占到总量的73.6%。但三大煤炭主产地产量都较2015年降幅明显,从侧面说明了这些地区是落实国家供给侧改革政策最为严格的地区。第二季度,随着国家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推进,国家及地方政府去产能文件不断出台,煤矿严格执行276个工作日生产,煤炭供应紧俏。 


        B 运行特征(二)

        转运量和库存减少 进口大幅回升 

       今年以来,我国煤炭企业、电力和港口库存出现了“三下降”,特别是受二季度供给侧改革的影响,煤炭生产收缩明显,钢材用煤需求急剧增加,导致冶金煤类上市公司煤价上涨,销售明显增长,前期煤炭库存销售一空。其中3、4月份,随着工业企业生产和用电进入正轨,电厂日耗水平在50万~60万吨水平震荡,期间电厂采购集中到货体现明显,库存走势呈“M”型走势。到6月末,煤炭企业存煤1.2亿吨,同比减少1122万吨,下降8.6%;比年初减少800万吨,下降6.2%。 

       随着国家去产能、降库存等政策奏效,我国煤矿严格执行限产政策,煤炭产量下降,产地煤炭供应严重短缺,导致中转港以及下游终端库存均处于低位。同时,夏季需求高峰来临,使得国内煤炭缺口逐渐扩大,支撑煤价上涨,进口煤低价优势逐渐显现,终端用户大量采购性价比更高的进口煤来弥补国内减产所带来的供应缺口。在需求淡季,下游转向外贸采购明显增加,进口量同比环比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上半年,全国煤炭进口10803万吨,同比增加819万吨,增长8.2%,出口467万吨;净进口10336万吨,增长6%。

        上半年,山西、内蒙古等主要产地生产和销售煤炭数量减少,市场压力减轻,供求关系趋向平衡,我国内贸煤炭市场呈现供需双弱的态势。全国铁路发运煤炭9.07亿吨,同比减少1.14亿吨,下降11.2%。其中,6月份发运1.42亿吨,同比减少1942万吨,下降12%。我国主要港口发运煤炭3.13亿吨,同比下降4.9%。其中,6月份发运5183万吨,同比下降12.1%。我国重点发电企业存煤5458万吨,同比减少1083万吨,下降16.6%,比年初减少1900万吨,下降25.8%。北方煤炭主要下水港存煤明显下降,7月14日,环渤海五港存煤1171万吨,比年初下降1%,同比下降42.8%。其中,秦皇岛港存煤降至300万吨左右。 

       2015年,我国煤炭市场呈现供大于求态势,煤炭产能过剩,下游需求不足,造成电厂、港口保持库存高位,煤价下跌了150元/吨。进入2016年后,为解决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突出问题,国家相继出台化解煤炭产能过剩的政策措施,煤矿严格执行276天工作日制度组织生产,上半年国内煤炭产量下降,市场供需失衡矛盾有所缓解,煤炭价格开始趋稳并小幅回升。其中,以动力煤和炼焦煤表现最为抢眼,而无烟煤市场表现相对平淡。 

       上半年,在我国煤炭资源紧张的情况下,煤炭坑口价出现大幅回升,从而带动港口煤价顺势上涨,主产地市场动力煤价格比年初回升约60元/吨。秦皇岛港5500大卡市场动力煤7月15日平仓价415~425元/吨,比年初回升50元/吨,炼焦煤价格4月份以来回升约100~150元/吨。7月15日,动力煤期货价427元/吨,比年初回升127元/吨,涨幅42.3%;炼焦煤期货价742元/吨,回升204元/吨,涨幅38%。 

       5、6月份,国际煤炭主要出口国受天气因素、港口检修影响,外运量有所减量,对煤价形成支撑。不过,整体来看,虽然动力煤涨幅有限,但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信心。目前,全国煤炭现货价格已回调至2015年同期水平,与2006年水平大体相当。为带动市场稳中向好,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联合煤炭市场四大煤炭企业召开“4+1”会议,要求大煤企带头提涨煤炭价格,上半年大煤炭企业煤价已经累计上涨30~40元/吨,从而带动市场煤价反弹回升。 


       C 存在问题(一) 

       亏损面扩大 利润大幅下降 

       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历经4年煤炭经济下行,我国煤炭需求下降、价格持续下跌、全社会煤炭库存居高不下、应收账款增加,煤炭企业盈利水平大幅下降,亏损面扩大,经营困难形势日益严峻。 

       近年来,由于受我国煤炭消费需求减少、煤炭企业盈利水平下降、亏损扩大等因素影响,企业融资困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十分突出。 

       2016年4月份以来,全国煤炭产量下降,市场供需失衡矛盾有所缓解,但煤炭需求不足、产能过剩的矛盾依然存在,行业利润大幅下降、企业资金紧张、经营困难等问题依然突出。截至5月底,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负债总额3.64万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达到70.2%,部分企业达到80%以上。

        今年以来,在推动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综合政策措施指导下,煤炭价格小幅回升,少数大型现代化煤矿经营状况开始出现好转迹象。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采选业利润97.9亿元,同比下降38.5%。前5个月,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8267.4亿元,同比下降13.5%;利润35亿元,同比减少96.4亿元,下降73.4%,亏损面仍在70%以上。

        实际上,上半年我国国有及国有控股煤炭企业整体亏损,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直报的90家大型企业亏损40.65亿元,比2015年同期增亏32.78亿元。

        尽管如此,今年以来,国家陆续出台政策加快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而随着上半年276个工作日减量生产等政策有效执行,加之前期因亏损而停产的煤矿尚未复产,煤炭产量下降,供需关系有所改善,并受益于亏损资产剥离、减员减负以及煤炭价格呈现阶段性上涨,部分煤炭企业首次实现由亏转盈。  

       

       D 存在问题(二) 

       重大事故上升 煤炭难以减产 

       上半年,全国安全生产事故普遍下降,唯有煤矿重大事故上升,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依然严峻。煤矿常年来作为传统的高危行业,上半年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双下降”,共发生各类伤亡事故107起,死亡205人,比2015年同期减少了86起、116人。但是重大事故发生了5起、死亡64人,比2015年同期的1起21人增加了4起,多出了43人。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副局长杨富认为,我国煤矿重大事故多发原因有:一是煤炭市场持续低迷,煤矿企业经营困难,煤矿安全欠账逐年增多。当前,我国煤炭行业既吃尽了前些年投入积累的老本,又面临着当前投入严重不足的状况。有的煤矿井下设备该维修的不能及时维修,该更换的也没有做到全部更换,有的甚至组织超能力生产,以量保本,直接影响了职工的收入和队伍的稳定,这些对于采掘工程质量的保障和安全管理措施的落实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二是今年以来,国内煤炭市场价格出现了一定幅度的阶段性回升,刺激了一些煤矿企业的生产积极性,包括一些即将退出的煤矿,不顾安全,盲目冒险生产,扩大产量。有的是不经过批准擅自组织生产,甚至有的已经关闭的煤矿也有采煤的现象,极大增加了安全的风险。三是由于众多的原因,在一些地方有一些时段,一些煤矿经常处于停停开开的状态,对于煤矿生产秩序的规范管理,以及一些工程措施的实施产生了新的困难。四是我国煤矿灾害比较严重,高瓦斯、水害、火灾、冲击地压以及动力灾害突出的矿井占到全国9千多处煤矿的1/3以上,并且随着开采深度的加大,这些灾害都在加大。

        2016年,我国煤炭市场回暖,其中供应紧张是导致煤炭价格上涨的主要推动力。自2012年以来,我国煤炭市场黄金十年结束,煤价暴跌导致煤炭企业利润不断萎缩,尤其是私营企业经营困难越来越大。为了救助煤炭市场,国家不断出台救市政策,自2016年开始要求煤炭企业延长春节假期时间,加之环保检查、煤矿事故等原因,煤矿整体呈现早停晚开的局面,截至目前仍有许多矿井处于停产状态。7月19日,在2016夏季全国煤炭交易会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表示,今年以来,煤炭价格小幅回升,少数大型现代化煤矿经营状况开始出现好转迹象,但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态势并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煤炭企业不能盲目乐观。随着煤炭行业减量化生产进入全面执行期,煤炭产量进一步得到压缩,但煤炭仍旧难以减产。 

       其中原因主要有:各方都存在侥幸心理,难以达成一致行动。截至6月底,全国17个地区和有关中央企业已全面启动煤矿关闭退出工作,共退出产能7227万吨,为全年目标任务量2.5亿吨的29%。截至目前,山西、内蒙古、河北、四川、山东、安徽、贵州、陕西、湖南、吉林和重庆合计11个省市已先后公示重新核定产能,合法产能在原有22.9亿吨的基础上限产16%,调整为19.3亿吨,净减少3.6亿吨。

        7月26日,在全国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会上表示,要坚定不移去产能,不因煤价回升而动摇,退出煤矿必须严格执行关闭标准,防止出现“关而不死”、“死灰复燃”的情况,同时要坚持依法依规去产能,做到“一月一检查,问责不留情”。  


       E 发展趋势 

       市场供需平衡 煤价继续探涨 

       相关预测显示,下半年,我国煤炭市场受益于煤炭行业“去产能”政策的落实,年初煤市去库存进展顺利,4、5月提出减量生产后,矿方去产量效果立竿见影,接下来将进入淘汰“僵尸”企业的关键阶段,若能执行到位,将对下半年煤价形成较大支撑。其中,7、8月份,“迎峰度夏”用电高峰期到来,南方火电负荷相应提高,用煤需求有所增加,沿海煤炭运输形势将有所改善,环渤海动力煤交易价格加速上扬。整体来看,三季度煤炭市场稳中向好走势明显,如果国家供给侧改革政策不松动,276生产日制度严格执行,预计第四季度的迎峰度冬或可能是煤炭市场集中利好的又一高峰。 

       事实上,进入秋季我国民用电减弱,电厂耗煤量就会减少,需求减弱,预计沿海六大电厂日耗煤数量会下降到55~57万吨,回到4、5月份的电厂耗煤水平。尽管秋季属于用煤淡季,电厂耗煤减少,但秋季煤价会保持平稳或小幅上涨,不会下跌,煤炭市场形势不会恶化。一是下半年国家将有一系列稳增长及促进工业经济运行的政策出台,对工业经济企稳回升起到稳定和推动作用,预计工业用电将呈上升态势,拉动煤炭需求增加,下游煤炭需求不会减弱。二是受煤炭企业限产和安全整顿影响,“三西”主要煤炭企业发运煤炭数量难有大幅增量,铁路运量继续保持中低位水平,港口煤炭资源紧张将持续,支持煤价保持稳定或者小幅上涨。三是国家限产和去产能政策的实施会遏制小型煤炭企业复产,煤炭市场压力不大,市场供大于求现象不会出现。四是9月下旬到10月初,铁路大秦线将进行为期约20天的“秋季集中修”,届时煤炭进港数量将大幅减少,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资源供给,港口库存上涨空间不大。以上因素,将助推今年秋季沿海煤炭市场依然会保持供需平衡,但资源仍然趋紧。 

       近几年来,我国煤炭产能过剩问题一直困扰着业内人士,期间煤价大跌,行业亏损面一度高达90%以上。如今,供给侧改革为煤炭后市发展带来希望,但应看到,煤炭市场供求矛盾虽已大为缓解,但并未发生实质性改变,需求端无明显好转仍是制约煤价反弹幅度的最大问题。而且,去产能并非一朝一夕即可完成,其中有停产矿复产、人员安置、企业兼并重组等多个问题,因此预计时间或将持续3~5年,不能过于乐观。 

       具体来看,下半年各煤种表现略有差异:动力煤方面,6月份以后,全国各地陆续进入迎峰度夏用煤高峰期,电厂日均耗煤有所增加,煤炭价格仍将出现一定程度的上涨。年底来看,受煤矿限产、煤矿安检以及冬季用煤高峰期等因素的影响,四季度动力煤市场价格整体仍旧向好。炼焦煤方面,虽然有煤矿限产的支撑,但由于下游终端市场开始进入消费淡季,再加上钢厂产能的陆续释放,未来钢厂、焦化厂打压焦煤价格的预期较强,6月份以后,炼焦煤市场价格将逐步企稳,并适度回调。年底受去产能以及煤矿安检等因素的影响,资源供应将进一步趋紧,支撑年底焦煤价格。无烟煤方面,供给侧改革仍将是无烟煤市下半年最大利好因素之一,但无烟块煤和末煤走势分化相对明显,其中块煤因下游需求萎缩,而煤价涨跌均不易,末煤则因烟煤涨价和“迎峰度夏”推动,有小涨空间。 

       

       整体来看,三季度煤炭市场或将不温不火,但四季度或将是煤炭市场全年利好最集中的时期,去产能以及煤矿安检力度加大均会影响煤炭总产量,资源趋紧已成必然。而且,“迎峰度冬”民用取暖需求量增加以及化工等行业“冬储”均会对煤价形成有效支撑,届时煤炭价格必然上涨。11、12月份,预计环渤海动力煤交易价格继续呈上涨态势,发热量5500大卡煤炭港口平仓价会上涨到500元/吨,整个2016年我国煤炭价格会上涨130元/吨。由于煤炭企业面临渠道壁垒、原材料壁垒、规模壁垒、环保壁垒、资金壁垒、技术壁垒,自2013年以来,全国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连续下降。2016年上半年,全国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1110亿元,同比下降34.1%,降幅比2015年同期扩大21.3个百分点;其中,民间投资656亿元,下降32.4%。


来源:中国工业报

编辑:同力重工


购机

助手

029-33687771